861成分太复杂,就成了杂牌军(1 / 2)

浑厚悠长的号角声,在两边军阵几乎同时响起,无数传骑往来奔走。肃杀之气渐渐弥漫开来。

归义军节度使曹仁贵,在一众亲兵的拥簇下,也催马踱至前阵。他全身甲胄披挂,头戴狻猊盔,端坐在鞍鞯整齐的高头大马,双目炯炯有神,看来也已做好了厮杀的准备。

完成了归义军由张氏往曹氏政权的交接,曹仁贵又极力主张内附中原、重归汉家。他不但着手发展藩镇治下农牧业生产,以保百姓能够安居乐业,却也深知后唐与魏朝为敌,而且这两大国疆土距离河西地界可都不算远,那么甘陇这边如若彼此战端再开,曹仁贵也深知自己作为魏朝治下藩镇节度,当然不能置身事外。

“呵呵,曹节帅,来的既然是定难军的党项兵马骑战厮杀,到底还是我回鹘儿郎更为擅长。但请节帅压阵观望,这头阵,便由末将来打吧”

忽的有一骑缓缓踱至曹仁贵身边,那人虽然身着明光铠,可头戴的长帘兜鍪,洒下一蓬锁子链护住颈部,而护膊、护肩、甲裳,明显更倾向回鹘的制式风格。曹仁贵自也识得此人唤作斛嗢素,自甘州回鹘彻底为魏朝兼并之后,他受提拔重整部曲,很受器重,所以也是为魏朝征战厮杀相对主动的回鹘裔军将。

当年由曹仁贵代表归义军出面,虽然立刻与甘州回鹘议和罢战。可当年彼此做为一方割据势力,毕竟曾经争夺河西霸权。更何况魏朝征服甘州回鹘,归义军也没少出力所以现在即便成了袍泽同僚,对于斛嗢素而言,也难免会有些与归义军较劲的心思。

为魏朝征战抢先立功,这也算是先要纳了投名状,斛嗢素寻思着立功要趁早,自然也抢在归义军曹仁贵前面出战。

曹仁贵大致也能察觉斛嗢素的想法,却也只是洒脱一笑,而干脆的说道:

“那就有劳将军了,我便暂且押阵,观望战局,恭祝将军能够旗开得胜。”

斛嗢素听了嘿嘿一笑,胡乱朝着曹仁贵施了一礼,便拨马前去调动兵马。诸部回鹘骑军,开始徐徐前行,一片人喊马嘶的军阵,也展露出了腾腾杀气。

而在归义军与回鹘、焉耆所组成军旅对面,则是定难军历经内部动乱之后,从党项拓跋部当中,被推举到节度使之位李仁福端坐在马上,正一脸凝重的看着远处徐徐展开的敌军队形。

.com

“南朝来者不善,我等也须小心应对,不过此处到底是大唐治下疆土,只要能挡住敌军一两轮攻势,便可挫其锐气。再待彼此僵持,也能使得南朝敌军慢慢陷入颓势,久后军心浮动,便也只得退去。

不过这头阵,也不必调派我党项儿郎前去搏命。李节帅招拢塞北诸部,一并做为偏师前来应战,这个时候,也正好能够派上用场”

定难军节度使,历经第一代李思恭、第二代李思谏相继病逝,而后继任者李彝昌又被麾下部将弑杀。轮到了这李仁福接掌节度之位,自然也要摆出一副威仪架势,而要让其余党项部族头人敬服。

然而李仁福却没有注意到,除了拓跋部之外,策马位列在两侧的细封、往利、野辞等其余七部头人,听他一番言语,神情或是不屑一顾、或是不以为然,更有人侧目打量过来,眼中也分明带着几分怨意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