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4章(1 / 2)

见南颂进来,喻嘉航和喻泽宇忙站起来。

“南姐姐!”

喻泽宇屁颠屁颠地扑上去,“你可回来了!想死我了!”

“才几天不见就想死了?”

南颂伸出一根手指挡住扑过来的喻泽宇,又朝喻嘉航看了一眼,“你们爹让你们来的?”

喻嘉航和喻泽宇齐齐点头,乖的一比。

“来了就好好玩,我管饭管住,别的就不用谈了。”

南颂一句话便破灭了他们的希望,转头对管家道:“赵妈,收拾出两间客房。”

“……”

喻嘉航和喻泽宇面面相觑,任务失败了。

还是得呼唤老爹啊。

儿子败北,眼看喻氏当前形势越来越严重,喻二爷和喻二爷急的满头包,跑到喻凤娇那里去讨主意。

自从喻晋文走后,喻凤娇有阵子没出过房门了,一直待在自己的院子里。

在梅苏里休养这一段时间后,她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,可因着痛失爱子,病情又变得反复起来,腿疼得厉害,得一直按摩着才行。

卫姨在梅苏里跟丁师叔学了几招,坐在小板凳上给喻凤娇按摩着。

喻凤娇像是没听到两个弟弟的话,全程面无表情,手里翻着一个很旧的笔记本,是喻晋文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布置的周记作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